• 小隱隱于野,中隱隱于市,大隱隱于朝 魏晉時期的隱逸之風

    推薦專題

    熱點游戲

    2018/12/29

      中國古代的知識分子大約可以劃分為兩類,一是吃皇糧的,也就是“仕”,二是住山林的,稱為“隱”。隱文化不是中國文化的主流,主流文化對隱士持有反對態度,因此,“隱”只是表面,骨子里還是入世的。古人將“隱”分了層級:“小隱隱于野,中隱隱于市,大隱隱于朝。”把“隱”的最高境界定位于隱身朝廷之中,由此也能看出隱文化的入世態度。

      在隱逸與入世中尋找平衡

      魏晉時期的隱逸之風

      孔子曾說“興滅國,繼絕世,舉逸民”,隱士是人才資源,受到舉薦重用才是時代昌明的表現,“天下無隱士,無遺善”。

      最具代表性的便是東漢光武帝劉秀的老同學嚴子陵,王莽請他做官,他躲了起來。劉秀即位后,讓人畫了他的像,四處尋訪。

      有人報告稱,一個披著羊裘的男子在澤中垂釣,劉秀懷疑是嚴子陵,先后三次派人派車才把他請到京都洛陽。老朋友侯霸此時任司徒一職,聽說嚴子陵來了,派人前去問候。

      沒想到,對方不屑地說:“懷仁輔義天下悅,阿諛順旨要領絕。”劉秀前來看望,見他臥床不起,摸著他的肚子問:“為何不肯相助呢?”嚴子陵沒搭理他,良久才睜開眼睛反問:“士各有志,為何相迫呢?”劉秀嘆息而去。

      嚴子陵耕讀垂釣富春山,成了劉秀一生的遺憾。

      到了魏晉時期,隱文化成為風尚,士人追慕隱逸之風,“越名教而任自然”,“七賢”的林下之游成為世人的榜樣。

      然而,隱的目的仍是入世,對出世與入世之間平衡點的掌握是在實踐中不斷試探出來的。

      竹林七賢就是尋找這種平衡點的試驗場,七個人代表了三種態度,這三種態度又可以把當時的士林劃為三類。

      在仕與隱中進退的三種態度

      ——第一類

      魏晉時期的隱逸之風

      第一類是莊子式的“寧生而曳尾涂中”。

      嵇康無疑是這類中最決絕的,不僅體現在思想上,而且付諸行動。

      嵇康是曹魏的親戚,自然要替曹家說話,但他不同馬氏合作的主要原因不是這個,而是不認同司馬氏在名教這塊遮羞布下做的勾當。

      嵇康本來是很謹慎的一個人,王戎曾說與嵇康相處20年,未嘗見其喜怒形于色。力行老莊之術,越名教而任自然,是嵇康避世躲禍的辦法,但是他的名聲太高,司馬氏怎會容得下他?

      除非他放棄老莊而尊周孔,于是,派了許多人去做嵇康的思想工作。司馬氏打著名教的幌子挾持皇帝,隨時準備取而代之,很不體面,越不體面,就越要做足表面文章——鼓吹名教,而嵇康卻“非湯武而薄周孔”,大唱反調。

      他要非薄的當然不是湯武周孔四人,湯武革命、周公輔政是儒家治世的德行,司馬氏標榜名教,簡直就是對他們的褻瀆,嵇康“非湯武、薄周孔”,實則是譏諷司馬氏。

      老奸巨猾的鐘會,幫助司馬昭阻止高貴鄉公曹髦的奪權企圖后,被司馬昭視為死黨,其學說主張自然和司馬氏一致,與嵇康對立。

      他寫完《四本論》,打算找嵇康辯論一番,然而,他并不自信,揣在懷里不敢拿出來,到了門外,遠遠地扔進去,轉身跑了。

    上一頁123下一頁
    本文相關人物:[嵇康] [司馬氏[荀霬妻]] [馬氏] [司馬昭] [山濤] [向秀] [鐘會] [阮籍] [王戎] [呂安
  • 相關閱讀
  • 3d基本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