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古人的幾種“號“,你知道幾個?

    推薦專題

    熱點游戲

    2017-8-15

    古代中國人的號不僅是我們熟知的綽號、外號那么簡單。在古代,號有著很多的種類。自號、贈號、謚號這些分別是指什么,又有什么區別呢,下面小編就給大家盤點下。
  • 1
  • 自號

    自號

      自號就是自己為自己所取的號。古人的自號,一般都有寓意在內。

      1、以居住地環境自號:如陶潛,自號五柳先生。李白自幼生活在四川青蓮鄉,故自號青蓮居士。蘇軾,自號東坡居士。陸游,號龜堂。辛棄疾號稱稼軒居士。明武宗朱厚照自號錦堂老人,明世宗朱厚璁自號天池釣叟,明神宗朱翊自號禹齋。乾隆晚年自號十全老人、古稀天子。咸豐(奕)自號且樂道人。

      2、以旨趣抱負自號:杜甫,自號少陵野老,“一萬卷書,一千卷古金石文,一張琴,一局棋,一壺酒,一老翁”——“六一居士”是歐陽修晚年的自號。賀知章,自號四明狂客;金心農自號出家庵粥飯僧,都體現了個人的旨趣。

      3、有些人還以生辰年齡、文學意境、形貌特征,甚至驚人之語自號。辛棄疾自號六十一上人,趙孟頫甲寅年生,自號甲寅人;元鄭元右,自號尚左生,明代祝允明自號祝枝指生,后在民間演變成祝支山。朱尊,自號夕陽芳草村落,唐寅自號江南第一風流才子,普救寺婚姻案主者。徐樹丕,自號活埋庵道人。

      

  • 2
  • 贈號

      古人贈號,主要有三種情況:

      1、以其軼事特征為號。如李白,人稱謫仙人。宋代賀鑄因寫了“一川煙柳、梅子黃時雨”的好詞句,人稱賀梅子。張先因寫了“云破月來花弄影”,“浮萍斷處見山影”,“隔墻送過秋千影”三句帶“影”字的好詩,人稱“張三影”。類似例子再如:

      現當代作家的筆名藝名也可算入號的范疇,有的是自號,有的是贈號。

      郭沫若(筆名)原名開貞,巴金、夏衍、冰心全是筆名(自號),而非原名。

      藝名(贈號):張英杰——蓋叫天,牛俊國——牛得草,荀慧生——白牡丹,李慧敏——白玉霜,毛稚黃——毛三瘦。

      2、以官職、任所或出生地為號。王安石稱王臨川;杜工部(杜甫),賈長沙(賈誼);王右軍(王羲之);湯顯祖稱湯臨川;康有為,廣東南海人,稱康南海;孔融,曾任北海太守,人稱孔北海;顧炎武,江蘇昆山亭林鎮人,人稱顧亭林。

      3、以封爵、謚號為號。諸葛亮封武鄉侯,人稱武侯;司馬光,封溫國公,岳飛,謚號武穆。

      宋以后,文人之間大多以號相稱,以至造成眾號行世,他們的字名反被冷疏的情況。蘇軾一生有14類38個名號,

      由于號可自取和贈送,因此具有自由性和可變性。以至許多文人,有很多別號,多的可達幾十個,上百個,“別號太多,反成攪亂”(鄭板橋集題畫。靳秋四索畫),所以近代以后,尤其建國以來,文人用號之風大減,不少人發表作品不用筆名,就用真名。少數文人存有別號,多為20世紀三、四十年代前就出名的文人。如魯迅曾自號書齋,綠林書室,且介亭;王力自號龍蟲并雕齋;姚雪垠,無止境齋;葉圣陶未厭居,俞平柏古槐書屋,此可謂遺風。

      

  • 3
  • 謚號

      我國古代,帝王、諸侯、大臣等具有一定地位的人死去之后,根據他們的生平事跡與品德修養,評定褒貶,而給予一個寓含善意評價、帶有評判性質的稱號,并相沿成為制度,這種制度稱為謚法,所給予的稱號名為謚號。

      謚號有帝王之謚,由禮官議上;有臣屬之謚,由朝廷賜與;還有私謚,是門徒弟子或是鄉里、親朋為其師友上的謚號。帝王將相之謚在西周時即已出現。秦時曾一度廢除,漢代恢復,直至清末。私謚可能始于東漢,或謂春秋時期已有。民國以后,稱謚在一段時間內仍存在。

      謚號的選定要根據謚法,謚法規定了一些具有固定涵義的字,供確定謚號時選擇。這些字大致分為下列幾類:上謚,即表揚類的謚號,如:“文”,表示具有“經緯天地”的才能或“道德博厚”、“勤學好問”的品德;“康”表示“安樂撫民”;“平”表示“布綱治紀”。下謚,即批評類的謚號,如:“煬”表示“好內遠禮”,好祭鬼怪曰靈,“厲”表示“暴慢無親”、“殺戮無辜”,“荒”表示“好樂怠政”、“外內從亂”等。中謚多為同情類的謚號,如:“愍”表示“在國遭憂”,“在國逢難”,“懷”表示“慈仁短折”。

      明清時期,謚法內容基本固定下來。首先是各籌級人員的謚號字數固定下來。如明代皇帝謚號為17字,親王1字,大臣2字;清代皇帝21字,碩親王1字,大臣2字。其次,賜謚權高度集中于皇帝手中,要取決于“圣裁”。據統計,西漢到清末,歷代宗室、百官得謚者共10473人,而明代兩代就有5935人,占總數的57%左右。帝王的謚號一般是由禮官議定經繼位的帝王認可后予以宣布,臣下的謚號則由朝廷賜予。

      謚號中還有一種私謚,這是有名望的學者、士大夫死后由其親戚、門生、故吏為之議定的謚號。私謚始于周末,到漢代才盛行起來。古代除對帝王可以稱呼其謚號外,稱呼高官司大臣、學者名流的謚號也是一種尊重的稱呼。有些人的謚號由于經常被后人稱呼,幾乎成為他們的別名。如岳武穆(岳飛)、陶靖節(陶淵明)等。

  • 4
  • 綽號

      綽號,也稱諢名、混號、諢號,很多綽號都在與相貌、姓名、生理特征相結合的條件下,對擔當者的稟賦德性、行為舉止等作出外觀與內涵有機統一的概括,同時富有強烈的公眾輿論的褒貶性能,從而也在某種程度上構成社會評判機制的一個部分(其間因階級立場、文化教養和道德觀念的不同所造成的分歧乃至錯誤性導向,是另一回事)。

      綽號并非全是輕薄子之互相品目。有些綽號是公論所贈的美號,是人民愛戴綽號擔當者的口碑。明代監察御史丁俊生活節儉,常食豆腐,人稱“豆腐御史”;新繁知縣胡壽安種菜自食,人稱“菜知縣”,都是對為官清廉者的頌揚。再如“閻羅包老”、“鐵面御史”之類綽號,則是對剛正端直的褒揚。明代荊州知府張宏,堅決不接待通關系走門路的人,時人贈號“閉門張”。即使在今天,誰要能從老百姓那兒得個這樣的綽號,也是光榮的事。

      綽號又是討伐邪惡、嘲諷奸佞的口誅之劍。如北魏人拓跋慶智任太尉主簿,不論大事小事,非賄不行,唯胃口不大,十錢起價,人“錢主簿”;還有不少文人騷客、書畫高手或梨園名伶的綽號,多起于對他們學術和藝術成就的褒揚。如南朝劉孝諒,精通晉朝史實,綽號為“皮里晉書”;唐代李守素,最擅譜牒之學,綽號為“肉譜”;北宋詞人張先(字子野)因平生有三句得意的詞句皆帶“影”字,被取綽號為“張三影”,以及諸如武士中的“活張飛”、“活武松”等。

      從起用緣由看,綽號也可以作粗略分類,或描摹性情,或記述軼聞,或勾畫相貌,或表述特長。而從語言藝術看,綽號對漢字文化潛力的開掘,在修辭手法上所達到的造詣,都遠遠超過了名諱、表字、別號、室名之類的平均水準。也許大多數綽號都不像前者那樣或出于經典,或工于雕琢,缺乏書卷氣雅致味,但它們運用簡練精辟的語言所塑造的藝術形象,卻真正能使擔當者在人們聞見時而獲得一種立體感。

      當然,綽號也有它的明顯缺陷,有時或流入低級趣味,如訕笑他人生理缺陷,因比喻夸張而近乎為虐等。

      網絡上有關于三國“臥龍鳳雛幼麒冢虎”的綽號。臥龍(伏龍)是諸葛亮之號,鳳雛是龐統之號,這個自古以來廣為人知,自不必說。倒是“幼麒冢虎”所指為誰,難住了相當一部分(甚至是熟悉三國的)人。網上的答案:“幼麒”指姜維,“冢虎”是司馬懿。甚至還有說姜維號“幼麟”的,而“幼麒”指的是周瑜抑或是陸遜!亂套了!這究竟是腫么回事?

      其實看看網友的回答,你就會釋然:

      “冢虎這種名字更是像日本人制造出來的。傳統中國文獻中沒有這個說法。……”

      “ 額,天水麒麟兒印象中是光榮系列三國志、真三國無雙里稱呼姜維的,冢虎好像有印象但不知出典在哪”

      “河內伏冢虎,江東據幼麒一說出自YY小說《胭脂三國》,任何正史或者演義都沒有這個記載”

      “說是周瑜的是因為一部小說《胭脂三國》,里有“河內伏冢虎,江東據幼麒”一說,這《胭脂三國》是現代的小說,做不得數。”

      “安榮再無雙系列給擬的稱號”

      “ 這不都是民間傳說么…”

      由此可見,“幼麒冢虎”是現代小說、現代游戲里面完全杜撰的綽號。

      像這種新興的綽號,它與“臥龍鳳雛”這種歷史上公認的綽號放在一起相提并論,顯然是不合適的(是不是有點傍名牌的感覺),它恰恰缺少的就是歷史積淀,注定不會被歷史愛好者、尤其是三國歷史愛好者所接受。

      

    3d基本走势图